| 人物 
當前位置:首頁 > 人物 > 言論 > 正文

周其仁5小時講座為中國汽車帶來的思考(一)

2014-12-29 14:07出處:王鑫 [原創]責編:王鑫

  12月28日,由北大國家發展研究院、寰球汽車傳媒集團聯合賓利中國共同主辦的“放飛夢想 擁抱未來 我們的鉑金20年”——周其仁教授思想盛宴分享會在北京開講。


北京大學中國經濟中心主任、著名經濟學家周其仁教授

  作為中國經濟學界泰斗之一,整整一下午,在場的200多位北大EMBA學員聆聽周其仁對中國經濟過去與未來變革的梳理與判斷。

  將近5個小時的講座中,周其仁針對中國經濟當下的宏觀與微觀問題進行了一一梳理,縱觀中國經濟前后30年,他認為中國經濟目前正處于下行狀態,未來包括汽車產業在內的工業制造業應由單純的生產制造向品質進軍,政府應該放開市場保護,打通發達國家市場與新興發展中國家市場兩個海平面,讓國際企業技術、資金與中國成本優勢相融合。

  以下是寰球汽車記者整理出的周其仁20條精彩語錄中第一篇,看他如何評價中國經濟的過去、分析中國經濟未來的走勢,同時借助他對宏觀經濟的梳理,我們來引申思考中國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汽車產業未來變革思路。

  1、回想1999年馬云得到第一筆融資時的場景,現在想想就是一場玩笑。當別人都在講自己的企業運作模式如何先進,如何掙錢時,馬云卻語出驚人。他說讓他講怎樣掙錢,就好比在問一個5歲的孩子怎樣去掙錢,5歲的孩子掙錢的方式無非就是放牛、砍柴,掙點小錢。馬云在當時說了一個詞語我印象非常深刻,他說我沒有能力談未來怎樣掙錢,我來這的目的是“give me more milk”,給我更多的牛奶,我需要茁壯的成長。

  V訊思考:中國汽車產業與十年前的馬云有著共同的特點,那就是需要更多的“牛奶”。當前中國汽車企業在發展中認為抓住眼前的市場是重中之重,這就好比馬云所言,一個尚未成熟的企業談如何盈利,到任何時候掙的都是小錢,中國汽車現在需要的是如何得到資本與技術的支持,如何快速的尋求產品本身的發展。

  2、20年后的事我談不了,別說20年,3年以后的事都說不上來。市場的活動是人的活動,他不是天體,沒有固定的運行軌跡。人們在市場中往往會表里不一,他告訴你他要往東,其實他在往西走。預測市場的未來別說預測不準,就是預測準了也不能說,說出來就不靈了,人們就會根據預測而改變自己的市場行為,所以企業發展不能靠預測來走,而是要根據外界的變化快速做出調整。牛頓在科學研究上是巨人,但在他炒股照樣賠的血本無歸,他曾這樣形容經濟市場行為:“我能預測天體的軌跡,但無法探明人類的貪婪。”

  V訊思考:作為經濟學家,周其仁對企業的未來如何發展開出了藥方:那就是不要聽信專家的預測,而是要根據市場的現象做出快速反應。這個藥方在汽車領域同樣適用,汽車作為大宗工業制造業,本身對市場行為的反應相對滯后,甚至一些國有企業的變革抱著原有的盈利模式消極應對市場反應,這是值得警醒的。

  3、經濟學家與醫生有個共同的特點,就是不能給自己診斷。我舉個例子,留學回來后由于年齡的因素經商不合適了,進入體制內又顯得沒有意思,最后林毅夫說來北大當老師吧,我連傳真過來的文件都沒認真看,簽了字后就去報到上班了。我原來也想為自己做個經濟評估,后來發現根本評估不出來,看著命運走就對了。

  V訊思考:汽車企業的發展與職業經理人的發展有著莫大的關系,2014年中國汽車職業經理人的人事浮動可能應了周其仁的話,跟著命運走,不要聽信什么所謂的評估。

  4、為什么有那么多人從美國回到中國,一大因素就是美國變化太慢了。人性本身是有強大的力量的,他渴望改變,喜歡折騰,當然年少輕狂正當時,中國經濟的快速變革給世界所有渴望尋求經濟刺激的人提供了廣闊的機遇,這是吸引他們來到中國的一大誘因。

  V訊思考:與宏觀經濟相同,近年來汽車產業也吸納了一大批海歸人才,但和快錢行業的海歸不同,汽車海歸顯得有些水土不服。那么究竟是海歸派的技術和管理人才沒有很好的與國內車企相融合,還是國內車企的發展體制束縛了他們的手腳,這需要深思。

  5、鄧小平的南巡講話給中國經濟開啟了第二次高位上漲的機遇,這里有一個故事,蕪湖傻子瓜子在80年代末由于銷量不錯,雇傭工人達到幾十個,被當地政府報到了黨中央,請求是否是資本主義行為,是否應該立刻制止,請求鄧小平定奪,他的回復是5個字:“先不要動它”。 這5個字正反對立兩派都同意,這就是一個偉大的政治家,衡量一個領導的好壞標準就是對立的兩派是否都支持你。

  V訊思考:與走資派爭議有著曲同工之妙,中國汽車一直以來也有著要市場還是要技術的爭議。當年放開市場進行合資,現在很多人都在批判稱技術沒換回來,市場又丟了。那么我們是否需要等一等,看一看合資的真正效果是什么。周其仁在講話中談到了福特在中國建廠,他坦言錢雖然被福特掙了,但他的工廠與工人都屬于中國,什么時候都帶不走。大型制造工業的技術不是一二十年能學到的,應該效仿鄧小平,先不要動它。

  6、中國社會保障水平低為中國經濟提供了一定的韌性,我們沒有蘇聯式的承包制,也沒有歐美一些發達國家完善的社會福利體系,中國除了少數的體制內人員外,大部分人只能在市場中求生存,這就催生中國經濟的發展。

  V訊思考:與中國整體來比,汽車產業的體制內人士相對算是較多的了,尤其是幾大國有車企,再加上其下轄的合資企業,可以說與整個中國生存在大多數市場化下的人數有些成反比的征兆。但隨著中國汽車市場增速的放緩以及民營車企的快速發展,中國汽車也逐漸向市場化運行,無論國有車企高層高層還是基層員工都開始逐漸向市場靠攏,當然真正的市場化運行可能還需要時間的等待。

  7、中國先不要談創新,先把品質做起來就是新的經濟增長點。天貓現在進口業務為什么很火爆?原因就是消費者隨著收入的提高,對產品品質也有了一定的要求。中國現在生產制造已經很大了,前幾年靠著加工生產數票子的時代已經過去了,現在的工業制造業的經濟增長點在于品質的追求。

  V訊思考:周其仁指出的品質論恰恰是當前中國汽車產業急需著手實施的。2007年,中國迎來了汽車井噴,正如周其仁所言,那一時期無論是汽車還是其他產業,只要生產就有數不完的票子,但現在隨著汽車市場增速的放緩、合資產品價格的下探以及消費者的品質需求,都不得不迫使中國汽車企業由性價比向品質進軍。我們遠沒有到與德系ABB拼核心技術、設計理念的時候,但我們當務之急確實應將自身的產品質量向更高一步邁進。

  8、中國未來的城市只能是聚焦再聚焦,經濟的發展要聚不要散,只有人口的聚集才能有社會的分工。現在日本是三個聚焦點,東京、大阪、名古屋,其他地區都不是人口活動密集區。美國也是一樣,紐約一年的生產總值占到整個國家的十分之一。

  V訊思考:汽車的發展是否也需要聚焦?曾經一位國有車企總經理向記者坦言,從國際汽車產業發展態勢來看,未來的汽車企業一定會走向聚焦,最終剩下的只有幾大車企。中國也是如此,未來中國也就需要4~5家汽車企業就夠了,這樣的言辭是否可行,這值得深思。

  9、曾經我問一個保安公司的領導是如何培訓農民工成為一名優秀的保安,他說很簡單,就告訴他們只要好好學,就可以站著把錢掙了,這對于他們來說是天方夜譚,在農村你站一個月一分錢也沒有,但在城市就可以,這就是社會分工。

  V訊思考:中國汽車產業的技術人員目前還處于綜合利用,甚至一些企業技術人員使用并不專一。雷克薩斯可以為了一個門把手專門成立一個研發小組研發六年,思考如何提升品質的前提是如何培養更為精細分工的技術人才,這是相輔相成的。

  10、中國人一定要賭高密度,現在很多人都在談城市生活質量差,壓力大,千萬不要聽信他們的讒言,批評城市的人都住在城里,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讓別人離開,給自己留下生存空間。當然城市有一定的收益就會有一定的成本。農民工剛進城都會有這樣的感受,怎么干什么都花錢,等過一段時間又有這樣的體會,干什么也都能賺錢。這就是城市聚焦帶來的社會分工。

  V訊思考:限購限行目前已成為中國大型城市被外界詬病的一大因素,但在周其仁看來,高密度的人口才會有更精細化的社會分工,才會有更高的市場需求。目前城鎮化帶給中國汽車的是低端市場,但伴隨著城市高密度人口的集聚以及社會再分工,未來中國汽車的大市場仍是城市,不過前提是車企如何在細分市場挖掘市場空間。

責任編輯:王鑫 
V訊網

周其仁5小時講座為中國汽車帶來的思考(一)

2014-12-29?出處:王鑫 [原創] 責編:王鑫

  12月28日,由北大國家發展研究院、寰球汽車傳媒集團聯合賓利中國共同主辦的“放飛夢想 擁抱未來 我們的鉑金20年”——周其仁教授思想盛宴分享會在北京開講。


北京大學中國經濟中心主任、著名經濟學家周其仁教授

  作為中國經濟學界泰斗之一,整整一下午,在場的200多位北大EMBA學員聆聽周其仁對中國經濟過去與未來變革的梳理與判斷。

  將近5個小時的講座中,周其仁針對中國經濟當下的宏觀與微觀問題進行了一一梳理,縱觀中國經濟前后30年,他認為中國經濟目前正處于下行狀態,未來包括汽車產業在內的工業制造業應由單純的生產制造向品質進軍,政府應該放開市場保護,打通發達國家市場與新興發展中國家市場兩個海平面,讓國際企業技術、資金與中國成本優勢相融合。

  以下是寰球汽車記者整理出的周其仁20條精彩語錄中第一篇,看他如何評價中國經濟的過去、分析中國經濟未來的走勢,同時借助他對宏觀經濟的梳理,我們來引申思考中國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汽車產業未來變革思路。

  1、回想1999年馬云得到第一筆融資時的場景,現在想想就是一場玩笑。當別人都在講自己的企業運作模式如何先進,如何掙錢時,馬云卻語出驚人。他說讓他講怎樣掙錢,就好比在問一個5歲的孩子怎樣去掙錢,5歲的孩子掙錢的方式無非就是放牛、砍柴,掙點小錢。馬云在當時說了一個詞語我印象非常深刻,他說我沒有能力談未來怎樣掙錢,我來這的目的是“give me more milk”,給我更多的牛奶,我需要茁壯的成長。

  V訊思考:中國汽車產業與十年前的馬云有著共同的特點,那就是需要更多的“牛奶”。當前中國汽車企業在發展中認為抓住眼前的市場是重中之重,這就好比馬云所言,一個尚未成熟的企業談如何盈利,到任何時候掙的都是小錢,中國汽車現在需要的是如何得到資本與技術的支持,如何快速的尋求產品本身的發展。

  2、20年后的事我談不了,別說20年,3年以后的事都說不上來。市場的活動是人的活動,他不是天體,沒有固定的運行軌跡。人們在市場中往往會表里不一,他告訴你他要往東,其實他在往西走。預測市場的未來別說預測不準,就是預測準了也不能說,說出來就不靈了,人們就會根據預測而改變自己的市場行為,所以企業發展不能靠預測來走,而是要根據外界的變化快速做出調整。牛頓在科學研究上是巨人,但在他炒股照樣賠的血本無歸,他曾這樣形容經濟市場行為:“我能預測天體的軌跡,但無法探明人類的貪婪。”

  V訊思考:作為經濟學家,周其仁對企業的未來如何發展開出了藥方:那就是不要聽信專家的預測,而是要根據市場的現象做出快速反應。這個藥方在汽車領域同樣適用,汽車作為大宗工業制造業,本身對市場行為的反應相對滯后,甚至一些國有企業的變革抱著原有的盈利模式消極應對市場反應,這是值得警醒的。

  3、經濟學家與醫生有個共同的特點,就是不能給自己診斷。我舉個例子,留學回來后由于年齡的因素經商不合適了,進入體制內又顯得沒有意思,最后林毅夫說來北大當老師吧,我連傳真過來的文件都沒認真看,簽了字后就去報到上班了。我原來也想為自己做個經濟評估,后來發現根本評估不出來,看著命運走就對了。

  V訊思考:汽車企業的發展與職業經理人的發展有著莫大的關系,2014年中國汽車職業經理人的人事浮動可能應了周其仁的話,跟著命運走,不要聽信什么所謂的評估。

  4、為什么有那么多人從美國回到中國,一大因素就是美國變化太慢了。人性本身是有強大的力量的,他渴望改變,喜歡折騰,當然年少輕狂正當時,中國經濟的快速變革給世界所有渴望尋求經濟刺激的人提供了廣闊的機遇,這是吸引他們來到中國的一大誘因。

  V訊思考:與宏觀經濟相同,近年來汽車產業也吸納了一大批海歸人才,但和快錢行業的海歸不同,汽車海歸顯得有些水土不服。那么究竟是海歸派的技術和管理人才沒有很好的與國內車企相融合,還是國內車企的發展體制束縛了他們的手腳,這需要深思。

  5、鄧小平的南巡講話給中國經濟開啟了第二次高位上漲的機遇,這里有一個故事,蕪湖傻子瓜子在80年代末由于銷量不錯,雇傭工人達到幾十個,被當地政府報到了黨中央,請求是否是資本主義行為,是否應該立刻制止,請求鄧小平定奪,他的回復是5個字:“先不要動它”。 這5個字正反對立兩派都同意,這就是一個偉大的政治家,衡量一個領導的好壞標準就是對立的兩派是否都支持你。

  V訊思考:與走資派爭議有著曲同工之妙,中國汽車一直以來也有著要市場還是要技術的爭議。當年放開市場進行合資,現在很多人都在批判稱技術沒換回來,市場又丟了。那么我們是否需要等一等,看一看合資的真正效果是什么。周其仁在講話中談到了福特在中國建廠,他坦言錢雖然被福特掙了,但他的工廠與工人都屬于中國,什么時候都帶不走。大型制造工業的技術不是一二十年能學到的,應該效仿鄧小平,先不要動它。

  6、中國社會保障水平低為中國經濟提供了一定的韌性,我們沒有蘇聯式的承包制,也沒有歐美一些發達國家完善的社會福利體系,中國除了少數的體制內人員外,大部分人只能在市場中求生存,這就催生中國經濟的發展。

  V訊思考:與中國整體來比,汽車產業的體制內人士相對算是較多的了,尤其是幾大國有車企,再加上其下轄的合資企業,可以說與整個中國生存在大多數市場化下的人數有些成反比的征兆。但隨著中國汽車市場增速的放緩以及民營車企的快速發展,中國汽車也逐漸向市場化運行,無論國有車企高層高層還是基層員工都開始逐漸向市場靠攏,當然真正的市場化運行可能還需要時間的等待。

  7、中國先不要談創新,先把品質做起來就是新的經濟增長點。天貓現在進口業務為什么很火爆?原因就是消費者隨著收入的提高,對產品品質也有了一定的要求。中國現在生產制造已經很大了,前幾年靠著加工生產數票子的時代已經過去了,現在的工業制造業的經濟增長點在于品質的追求。

  V訊思考:周其仁指出的品質論恰恰是當前中國汽車產業急需著手實施的。2007年,中國迎來了汽車井噴,正如周其仁所言,那一時期無論是汽車還是其他產業,只要生產就有數不完的票子,但現在隨著汽車市場增速的放緩、合資產品價格的下探以及消費者的品質需求,都不得不迫使中國汽車企業由性價比向品質進軍。我們遠沒有到與德系ABB拼核心技術、設計理念的時候,但我們當務之急確實應將自身的產品質量向更高一步邁進。

  8、中國未來的城市只能是聚焦再聚焦,經濟的發展要聚不要散,只有人口的聚集才能有社會的分工。現在日本是三個聚焦點,東京、大阪、名古屋,其他地區都不是人口活動密集區。美國也是一樣,紐約一年的生產總值占到整個國家的十分之一。

  V訊思考:汽車的發展是否也需要聚焦?曾經一位國有車企總經理向記者坦言,從國際汽車產業發展態勢來看,未來的汽車企業一定會走向聚焦,最終剩下的只有幾大車企。中國也是如此,未來中國也就需要4~5家汽車企業就夠了,這樣的言辭是否可行,這值得深思。

  9、曾經我問一個保安公司的領導是如何培訓農民工成為一名優秀的保安,他說很簡單,就告訴他們只要好好學,就可以站著把錢掙了,這對于他們來說是天方夜譚,在農村你站一個月一分錢也沒有,但在城市就可以,這就是社會分工。

  V訊思考:中國汽車產業的技術人員目前還處于綜合利用,甚至一些企業技術人員使用并不專一。雷克薩斯可以為了一個門把手專門成立一個研發小組研發六年,思考如何提升品質的前提是如何培養更為精細分工的技術人才,這是相輔相成的。

  10、中國人一定要賭高密度,現在很多人都在談城市生活質量差,壓力大,千萬不要聽信他們的讒言,批評城市的人都住在城里,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讓別人離開,給自己留下生存空間。當然城市有一定的收益就會有一定的成本。農民工剛進城都會有這樣的感受,怎么干什么都花錢,等過一段時間又有這樣的體會,干什么也都能賺錢。這就是城市聚焦帶來的社會分工。

  V訊思考:限購限行目前已成為中國大型城市被外界詬病的一大因素,但在周其仁看來,高密度的人口才會有更精細化的社會分工,才會有更高的市場需求。目前城鎮化帶給中國汽車的是低端市場,但伴隨著城市高密度人口的集聚以及社會再分工,未來中國汽車的大市場仍是城市,不過前提是車企如何在細分市場挖掘市場空間。

十或更好10手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