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 > 國內新聞 > 企業新聞 > 正文

“傍”豐田造小車 解讀奇點背后的“慢” 與“變”

2019-04-22 20:02出處:V訊網 [原創]責編:王雙雙

  4月16日,基于豐田授權電動車技術打造的奇點iC3概念車在上海車展首發亮相。根據官方介紹,這款高品質微型智能電動車將“插隊”奇點iM8,于2021年投產。

  據了解,奇點iC3的原型車是豐田于2012年推出的eQ,這是一款小型電動車,當年推出不久,因價格高、行駛里程短、充電時間長等原因,銷售了約100輛就被停產了。鑒于此,外界對于奇點汽車高價收購豐田“老舊技術”的舉動并不看好,并發出“值不值?”的質疑。

  而一位接近奇點汽車的業內人士告訴V訊網記者,對于接近“掉隊”的奇點來說,“加速省時”才是燃眉之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收購技術”也體現了奇點汽車造車思路的調整。旗下首款SUV車型奇點iS6屢次“爽約”所帶來的“危機”,已經逼迫著奇點必須以前瞻的眼光,為其自身創造一個“活下來”、“施展拳腳”的機會。

  “借力”豐田 布局高端小型車

  在奇點汽車CEO沈海寅看來,在中國,尤其是一二線城市,大家所能選的小型車要么是Smart、Mini這樣的高端品牌,要么是低端的低速電動車,奇點iC3的推出就是為了彌補兩者中間的空白市場。而豐田eQ原型車則為高效研發、快速量產奇點iC3提供了捷徑。

??????1.jpg

  實際上,早在去年10月舉辦的奇點汽車媒體溝通會上,沈海寅就透露,奇點汽車未來將開發“精品小車”,并表示已經與小型車經驗豐富的日系車企進行了合作。

  當時有媒體猜測沈海寅所說的日系車企或為同樣具有“精品小車”戰略的鈴木,但奇點汽車高層對此進行了否認。此后,又有媒體猜測,大概率會是本田,因為奇點的日本研發中心在宇都宮,而宇都宮也是本田技術研究所的所在地。

  不過,此后再無相關消息傳出,直到本次上海車展前夕,外媒報道稱,豐田汽車公司同意了向奇點汽車出售電動車技術。

  據介紹,作為一款針對城市短途出行/共享出行市場的智能微型電動車,奇點iC3繼承了豐田eQ車型的空間布局,但在續航里程與充電技術方面進行了升級改造,由原車的100公里增加到了300公里,同時配置了可支持快充模式的全新電池包。

  除了奇點iC3本身,外界對于豐田與奇點的合作給予了同樣多的關注。有分析認為,盡管奇點汽車縮短了新車研發周期,但豐田顯然是“沾了更大的便宜”,后者除了獲得上千萬美元的回報,還將獲得奇點新能源積分的優先購買權。

  “慢”則思“變”

奇點高價收購豐田“老舊技術”究竟值不值?對此,業內人士表示,“恐怕不能用單一的標準來衡量。作為中國最早一批造車新勢力成員之一,奇點汽車由“慢”導致的“漣漪”已于去年快速“蕩漾”開來,“奇點現在要做的是提速”。

  眾所周知,速度關系到造車新勢力企業的生死存亡。造車新勢力們所依賴的資本,除了看中企業的技術實力,還信奉著“唯快不破”帶來的市場成效和現實收益。

  遺憾的是,過去一年,“慢”成為了奇點汽車的標簽。相比同期起步、依托BAT背景、并已將多款產品推上市場的蔚來汽車、小鵬汽車、威馬汽車,奇點汽車并沒有拿出可觀的成績,甚至可以說,“慢”阻隔了奇點的正向運轉。

  從去年開始,奇點汽車先后被爆資金短缺、拖欠薪資、總部南遷銅陵等消息,一系列事件讓外界對奇點汽車產生懷疑,再加上奇點iS6的“一再爽約”,導致企業一度出現“信任危機”。

  此前奇點汽車一直宣稱奇點iS6“延遲交付是為了確保產品的品質”,近日沈海寅對外透露,奇點iS6延遲交付還有“代工工廠發生變更”的原因,“由北汽的一家工廠換到了另一家工廠,所以(交付)時間出現了延遲。”

  但在外界看來,無論是研發原因、質量原因,還是生產原因,奇點的“慢”已經成為事實。或許正是吸取了首款產品奇點iS6“戰線長”的教訓,奇點在第二款車型上,選擇了直接購買技術,因此才有了與豐田本次的交易。

  造車是一場馬拉松

  除了“慢”,奇點汽車的“燒錢規模”同樣為人所詬病。近日沈海寅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坦言,“研發一款車的確(很費錢)”,他解釋到,奇點iS6很多技術都是找全球最好的供應商去做,需要非常高的開發費。但對“燒光70億元”的質疑,沈海寅表示“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不可否認,造車“燒錢”是個不爭的事實,資本向頭部集中也是一個客觀存在。由此,外界擔憂奇點汽車會不會因“慢”而失去資本的支持,進而失去前進的機會?對此,沈海寅亮出“政府支持的底牌”,他表示,“在中國,車企如果想活下來,背后只要有一個地級市支持就已經足夠。”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 ,“政府背書”應該也是沈海寅的底氣所在。據了解,奇點汽車此前獲得的6億美元融資中,一大部分資金都來自安徽省銅陵市政府。去年12月為尋求資本支持,奇點汽車總部南遷銅陵 ,安徽銅陵經開區還由此掌握了奇點汽車的“人事權”與“財政權”。

  除了強大的政府“靠山”,第四次創業的沈海寅越來越相信“造車是一場馬拉松”,在他看來,中國每年都有2000多萬的新車市場,產品早一年還是晚一年上市,影響并沒有想象那么大。“每年都會有爆款車型出來,今年占領市場的車型明年也許就落后了。不是說今天跑在前面就能最終跑到終點”。

面對公眾的質疑,“掌門人”沈海寅顯然多了幾分鎮定與坦誠,這背后離不開奇點汽車的自我調整和轉變,比如開建銅陵基地,比如收購成熟的電動車技術,而接近“掉隊”的奇點能否在“變”中開辟出一條上升的渠道?我們拭目以待。

責任編輯:王雙雙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x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傍”豐田造小車 解讀奇點背后的“慢” 與“變”

2019-04-22?出處:V訊網 [原創] 責編:王雙雙

  4月16日,基于豐田授權電動車技術打造的奇點iC3概念車在上海車展首發亮相。根據官方介紹,這款高品質微型智能電動車將“插隊”奇點iM8,于2021年投產。

  據了解,奇點iC3的原型車是豐田于2012年推出的eQ,這是一款小型電動車,當年推出不久,因價格高、行駛里程短、充電時間長等原因,銷售了約100輛就被停產了。鑒于此,外界對于奇點汽車高價收購豐田“老舊技術”的舉動并不看好,并發出“值不值?”的質疑。

  而一位接近奇點汽車的業內人士告訴V訊網記者,對于接近“掉隊”的奇點來說,“加速省時”才是燃眉之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收購技術”也體現了奇點汽車造車思路的調整。旗下首款SUV車型奇點iS6屢次“爽約”所帶來的“危機”,已經逼迫著奇點必須以前瞻的眼光,為其自身創造一個“活下來”、“施展拳腳”的機會。

  “借力”豐田 布局高端小型車

  在奇點汽車CEO沈海寅看來,在中國,尤其是一二線城市,大家所能選的小型車要么是Smart、Mini這樣的高端品牌,要么是低端的低速電動車,奇點iC3的推出就是為了彌補兩者中間的空白市場。而豐田eQ原型車則為高效研發、快速量產奇點iC3提供了捷徑。

??????1.jpg

  實際上,早在去年10月舉辦的奇點汽車媒體溝通會上,沈海寅就透露,奇點汽車未來將開發“精品小車”,并表示已經與小型車經驗豐富的日系車企進行了合作。

  當時有媒體猜測沈海寅所說的日系車企或為同樣具有“精品小車”戰略的鈴木,但奇點汽車高層對此進行了否認。此后,又有媒體猜測,大概率會是本田,因為奇點的日本研發中心在宇都宮,而宇都宮也是本田技術研究所的所在地。

  不過,此后再無相關消息傳出,直到本次上海車展前夕,外媒報道稱,豐田汽車公司同意了向奇點汽車出售電動車技術。

  據介紹,作為一款針對城市短途出行/共享出行市場的智能微型電動車,奇點iC3繼承了豐田eQ車型的空間布局,但在續航里程與充電技術方面進行了升級改造,由原車的100公里增加到了300公里,同時配置了可支持快充模式的全新電池包。

  除了奇點iC3本身,外界對于豐田與奇點的合作給予了同樣多的關注。有分析認為,盡管奇點汽車縮短了新車研發周期,但豐田顯然是“沾了更大的便宜”,后者除了獲得上千萬美元的回報,還將獲得奇點新能源積分的優先購買權。

  “慢”則思“變”

奇點高價收購豐田“老舊技術”究竟值不值?對此,業內人士表示,“恐怕不能用單一的標準來衡量。作為中國最早一批造車新勢力成員之一,奇點汽車由“慢”導致的“漣漪”已于去年快速“蕩漾”開來,“奇點現在要做的是提速”。

  眾所周知,速度關系到造車新勢力企業的生死存亡。造車新勢力們所依賴的資本,除了看中企業的技術實力,還信奉著“唯快不破”帶來的市場成效和現實收益。

  遺憾的是,過去一年,“慢”成為了奇點汽車的標簽。相比同期起步、依托BAT背景、并已將多款產品推上市場的蔚來汽車、小鵬汽車、威馬汽車,奇點汽車并沒有拿出可觀的成績,甚至可以說,“慢”阻隔了奇點的正向運轉。

  從去年開始,奇點汽車先后被爆資金短缺、拖欠薪資、總部南遷銅陵等消息,一系列事件讓外界對奇點汽車產生懷疑,再加上奇點iS6的“一再爽約”,導致企業一度出現“信任危機”。

  此前奇點汽車一直宣稱奇點iS6“延遲交付是為了確保產品的品質”,近日沈海寅對外透露,奇點iS6延遲交付還有“代工工廠發生變更”的原因,“由北汽的一家工廠換到了另一家工廠,所以(交付)時間出現了延遲。”

  但在外界看來,無論是研發原因、質量原因,還是生產原因,奇點的“慢”已經成為事實。或許正是吸取了首款產品奇點iS6“戰線長”的教訓,奇點在第二款車型上,選擇了直接購買技術,因此才有了與豐田本次的交易。

  造車是一場馬拉松

  除了“慢”,奇點汽車的“燒錢規模”同樣為人所詬病。近日沈海寅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坦言,“研發一款車的確(很費錢)”,他解釋到,奇點iS6很多技術都是找全球最好的供應商去做,需要非常高的開發費。但對“燒光70億元”的質疑,沈海寅表示“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不可否認,造車“燒錢”是個不爭的事實,資本向頭部集中也是一個客觀存在。由此,外界擔憂奇點汽車會不會因“慢”而失去資本的支持,進而失去前進的機會?對此,沈海寅亮出“政府支持的底牌”,他表示,“在中國,車企如果想活下來,背后只要有一個地級市支持就已經足夠。”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 ,“政府背書”應該也是沈海寅的底氣所在。據了解,奇點汽車此前獲得的6億美元融資中,一大部分資金都來自安徽省銅陵市政府。去年12月為尋求資本支持,奇點汽車總部南遷銅陵 ,安徽銅陵經開區還由此掌握了奇點汽車的“人事權”與“財政權”。

  除了強大的政府“靠山”,第四次創業的沈海寅越來越相信“造車是一場馬拉松”,在他看來,中國每年都有2000多萬的新車市場,產品早一年還是晚一年上市,影響并沒有想象那么大。“每年都會有爆款車型出來,今年占領市場的車型明年也許就落后了。不是說今天跑在前面就能最終跑到終點”。

面對公眾的質疑,“掌門人”沈海寅顯然多了幾分鎮定與坦誠,這背后離不開奇點汽車的自我調整和轉變,比如開建銅陵基地,比如收購成熟的電動車技術,而接近“掉隊”的奇點能否在“變”中開辟出一條上升的渠道?我們拭目以待。

十或更好10手APP下载